汉正街迎跨境电商首张订单,武汉追赶发展关键靠人才

7月28日,840辆来自汉正街童车批发市场的宠物推车从湖北孝感的工厂整柜上车,直接漂洋过海发往美国市场(www.85072.cn)。

据悉,这是汉正街首张跨境电商订单,货值在80万元(人民币,下同)左右。

跨境电商是指分属不同关境的交易主体,通过电子商务平台达成交易、进行支付结算,并通过跨境物流送达商品、完成交易的一种国际商业活动,可分为B2B模式、B2C模式、C2C模式。近年来,我国跨境电商的交易规模呈逐年增长的态势。2019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规模达10.5万亿元,比2018年的9万亿元增长16.66%。

然而,在走访上千家汉正街商户后,武汉跨境电商服务资源中心负责人张建波愕然地发现,汉正街商户的电商渗透率不足5%,从事跨境电商的更是不足1%。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汉正街客流量、订单量双双锐减,这才迫使习惯了传统商贸模式的商户们开始尝试新的销售模式。

张建波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这840辆宠物推车预计1个月就能卖完,目前正在联系商户备第二批整柜货物,“力争到2022年,通过产业孵化带动汉正街跨境电商出口业务,达到百亿元的规模”。

跨境电商新业态,对于稳外贸基本盘、帮助出口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克服疫情影响有积极作用。不过,与东部沿海地区的批发市场相比,汉正街发展跨境电商未来的路还很长。张建波认为,要追上时代的步伐,关键靠人才,汉正街将借助武汉丰富的高校资源,就跨境电商人才培养开展校企合作,帮助企业解决人才痛点。

汉正街商户试水跨境电商

8月4日中午1时许,第一财经记者来到汉正街市场,尽管室外的温度高达40℃,但这里依旧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货车、板车、小推车穿梭不停。

一位电动板车师傅告诉记者,疫情发生前,每天可以从早上7点开始拖货,一直忙到下午5点,生意好时要忙到晚上10点。

从4月15日开始,市场虽然复工开张了,但生意大不如前,几乎没有省外商贩来打货。“我今天只接到了两单活,疫情前一天最起码能接四五单”。

被誉为“天下第一街”的汉正街,曾是中国第一个小商品市场。随着时代更迭和商业形式的多元化,汉正街风光不再。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正在谋求转型升级的汉正街市场进一步陷入困境。虽然目前汉正街36个市场已全部复工,但客流量减少、订单减少,商户们的日子更加艰难了。

探索新的销售渠道成为汉正街商户的共识。

除了直播卖货拓展国内市场外,试水跨境电商,把货卖到国外去,是商户们“自救”的又一方式。

程新国是汉正街童车批发市场的一个商户,经营着童车、宠物车批发生意。“之前也做过出口,但都是传统商贸模式。从订单到物流再到出口,每个环节都要自己亲自盯。”程新国说,尽管很累,利润也不高,但因过去每年有着几百万美元的固定销售额,他也没想尝试新的销售模式。

今年疫情突袭,程新国的订单大幅减少,出口订单也因疫情全部遭悔单,同期销售额下降五成以上,这让他不得不思考该如何拓宽新的销售渠道。

6月中旬,程新国来到武汉跨境电商服务资源中心。听完程新国的诉求后,张建波立即带着团队为其制定了一套跨境电商的方案。

“从线上开店、评估测款、货品上架、文案设计,到处理订单、备货海外仓、整装出口,每一个环节都替商户考虑到了。”张建波说。

7月28日,程新国的第一批备货——840辆宠物车直接从孝感的工厂整柜上车,物流运到上海港后,直接漂洋过海发往亚马逊位于美国的海外仓,预计1个月就能卖完,现在正准备第二批备货。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认为,汉正街市场一直以满足内需市场为主,通过跨境电商这一新的销售模式拓展外需市场,既是汉正街转型升级的需要,也是武汉商贸领域探索内外两个经济循环有机结合的一次新尝试。

跨境电商渗透率不足1%

早在4月15日汉正街市场复工复产之初,武汉跨境电商服务资源中心的工作人员就主动下沉到一线市场,挨家挨户走访汉正街30多个市场,向商户们宣讲“传统市场+跨境平台+外贸服务商”这一新的销售模式。

令张建波意想不到的是,国内各大批发市场都在通过跨境电商嫁接海外业务之时,汉正街市场却鲜有商户涉足此领域。“1000家商户中找不出10家从事跨境电商。即便是从事电商业务的商户也不超过总数的5%”。

张建波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道,对于开展跨境电商业务,汉正街商户们起初都将信将疑,他们的想法是“国内都卖不动的货,外国人会要?”

为了树立商户的信心,张建波自掏腰包,先从各个商户那儿把各类商品批发回来,再放到中心的跨境电商平台上销售,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都销售一空。

通过这种散货混拼的方式,商户们逐渐认识到跨境电商确实可以打开海外市场,尝试的人也越来越多。张建波说,目前已有10多家汉正街商户完成了跨境电商的转型,涵盖厨房用具、体育用品、汽配周边、宠物用品、园艺工具等诸多品类,货值约100万美元。

据介绍,通过武汉跨境电商服务资源中心这一平台,汉正街的跨境电商出口业务力争到2022年做到百亿元的规模,将更多汉正街的商品销往北美、欧洲和日本市场。

根据武汉市政府去年发布的《汉正街复兴总体设计方案》,到“十四五”(2021年-2025年)末,汉正街年交易额要突破3000亿元,跨境电商交易额年增长100%以上,将汉正街打造成“买全球、卖全球”的国际性供应链管理服务中心。

不过,与东部沿海地区的批发市场相比,汉正街发展跨境电商未来的路还很长。

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19)》(下称《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跨境电商零售进出口总额排名前五的省市分别是广东省、浙江省、河南省、上海市以及天津市,汉正街所在的武汉市排不进前十。

以浙江省义乌市为例。据义乌市市场发展委统计,去年义乌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753.98亿元,同比增长15.16%;其中,跨境网络零售交易额297.84亿元。今年1-6月,义乌实现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403.04亿元,同比增长16.71%。

张建波说,义乌市场的跨境电商渗透率接近20%,广深市场的也已超过20%;反观汉正街,跨境电商渗透率不足1%,差距之大可想而知。

借高校优势加大人才培养

位于中部的武汉,如何在跨境电商的发展上追赶义乌和广深?张建波认为关键靠人才。

据介绍,由于跨境电商新业态的快速发展,市场上现有的跨境电商从业者主要是传统外贸人才在摸索中转变而来,我国高校并没有极度相匹配的人才培养专业,以至于跨境电商行业此前并没有充足的人才储备。

网络交易平台eBay的卖家调研显示,75%的卖家在业务升级的同时面临人才短缺的问题,急需熟悉供应链运作、精通各国政策和海关税务差异,以及分析市场和找款选品等各类人才。

《报告》亦显示,中国跨境电商人才缺口已接近590万,并以每年30%的增速扩大。以杭州为例,该市2018年发布的《杭州市跨境电商产业紧缺人才需求目录》显示,杭州市约有1.3万家跨境电商企业,其中80%的企业都存在缺人现象。

张建波三年前从广州回到武汉,就是看中了武汉的高校优势和人才资源。作为科教重镇,武汉共有各类高校89所,在校大学生130多万。

“目前我们已与十多所应用型本科高校就专业共建、校企合作等方面展开合作,并选了5所高校建跨境电商实训室,今年内会完成产业实训1000人次,以保证明年的产业人才需求。”张建波说。

本月15日,武汉跨境电商服务资源中心与eBay联合打造的“睿-E创空间”跨境电商产业人才孵化中心将落户汉正街,帮助跨境电商企业解决人才痛点。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周芳
主营产品:高压发泡机,低压机,自动化生产线,周边设备(破泡机 模架 自动换模机构)预混系统